诗经经典诗歌赏析5篇

发布时间:2021-09-04
诗经经典诗歌赏析5篇

《诗经》就整体而言,是周王朝由盛而衰五百年间中国社会生活面貌的形象反映,其中有先祖创业的颂歌,祭祀神鬼的乐章;也有贵族之间的宴饮交往,劳逸不均的怨愤;更有反映劳动、打猎、以及大量恋爱、婚姻、社会习俗方面的动人篇章。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诗经诗词赏析,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诗经——《柏舟》1

泛彼柏舟,变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微我无酒,以敖以游。我心匪鉴,不可以菇。

变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忧心悄悄,愠于群小。

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瀚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赏析:

本诗遭受受群小欺凌伤害而又无援可助的不幸遭遇,就像顺水漂流的柏舟,徘徊中仍然坚强不屈,展望着奋飞,却又无可奈何。诗人将一番内忧外困的痛禁楚淋漓尽致表现出来,深沉强烈,感人至深,诗中又多用比喻,深刻精警,十分贴切行动。

诗经——《绿衣》2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赏析:

本诗表达丈夫悼念亡妻的深长感情。诗人目睹亡妻遗物,倍生伤感,由此浮想联翩。由衣而联想到治丝,惋惜亡妻治家的能干。想到亡妻的贤德,“我思古人,俾无訧兮,”正是俗话所言,家有贤妻,夫无横祸。描写细腻,情感丰富。构思巧妙,由外入里,层层生发。衣裳多色见于外,衣裳之丝见于内。再由“治”丝条理,联想办事的条理,才使“无訧”,讲而深入到身心内部,体肤由而凉爽,再到“实获我心”的情感深处,若断若续,含蓄委婉,缠绵悱恻。

诗经——《燕燕》3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之子于归,远送于野。

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归,颉之颃这。

之子于归,远于将之。

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归,下上其音。

之子于归,远送于南。

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

终温且惠,淑慎其身。

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赏析:

本诗描写国君送别远嫁他国的妹妹,表现了留恋不舍的深厚感情。诗以燕子在空中高飞起兴,而引起送别之情,送别的人早已看不见了,而送行人的心却早已追随着去了,我们看诗人泪眼汪汪地久久伫立的情形,可以知道他们的难舍难分。但是,诗人并不仅仅停留在场面描写中来表达内心感情,最后一节,更感念这位远嫁的妹妹的优秀品德,交待了情感的基础,又充实,又深长,所谓,“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已”。正是惜别之情既深,送别之时难舍,“语意沉痛,令人不忍卒读”。

诗经——《日月》4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

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

胡能有定?宁不我顾?

日居月诸,下土是冒。

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

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

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

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日居月诸,东方自出。

父兮母兮,畜我不卒。

胡能有定?报我不述!

赏析:

本诗描写受男子抛弃的妇女对自己不幸遭遇的哀叹,以及结束这种痛苦生活的沉痛呼吁。诗写对日月倾诉,正是因为绝情男子变心带来的走投无路的呼吁,甚至于埋怨父母,这正是穷而呼天,“忧患疾痛之极,必呼父母”的人生至情。但就这样,女子还仍然无法忘记,所谓“俾也可忘”,正是因为无法可忘,这更反衬了男子的无情,女子的多情。

诗经——《终风》5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

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

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

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

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赏析:

本诗描写一个被男子玩弄后又抛弃的女子的悲伤和期望。诗借刮风、下雨、天阴、打雷比喻男子喜怒无常,放纵无礼,粗暴傲慢的性格和善于调笑的手段,给一个天真、纯洁女子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悲哀,女子却没有怨怒和悔恨,反而夜中不眠期望男子挂念,其实是借男子来写自己想念。感情复杂、曲折、人物性格对比鲜明,充分展现了女子的多情多义和男子的粗暴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