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博尔赫斯的诗

发布时间:2021-10-14
关于博尔赫斯的诗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西班牙文:jorges luis borges,1899年8月24日-1986年6月14日),阿根廷作家。他的作品涵盖多个文学范畴,包括:短文、随笔小品、诗、文学评论、翻译文学。其中以拉丁文隽永的文字和深刻的哲理见长。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博尔赫斯的诗,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博尔赫斯的诗1

  匕首

  在一个抽屉里有一把匕首。

  它是上世纪末在托莱多打造的;路易斯·格里安·拉芬努尔把

  它给了我父亲,他带着它离开了乌拉圭;艾瓦里斯托·卡

  列戈有一次曾将它握在手中。

  无论谁见到了它都要把玩一番;仿佛他一直在寻找着它;手迅

  速握住期待的刀柄;顺从有力的刀锋在鞘中精确地滑动。

  匕首希望的是别的事情。

  它不仅仅是一件金属制品;人们构想了它,造就了它,是为了

  一个十分精确的日的;在一种永恒的意义上,它就是昨夜

  在塔瓜伦坡刺死了一个人的匕首;是雨点般落到凯撒身

  上的匕首。它渴望杀戮,它渴望布散突然的血。

  在书桌的一个抽屉里,在草稿与信件之间,匕首没完没了地梦

  着它朴实无化的老虎之梦,挥舞着它的时候,那只手就充

  满了活力,因为那片金属充满了活力,每一次与凶手接

  触,那片金属都会预感到人们创造它是为了谁。

  我时常为它而悲哀。如此的坚忍,如此的信念,如此冷静或天

  真的骄傲,而岁月徒然掠过,毫不留意。

  博尔赫斯的诗2

  致一位萨克森诗人

  你的肉体,如今已是尘土和行星

  曾像我们的一样在大地上留下重量,

  你的双眼曾望见太阳,那颗著名的星辰,

  你并不居住在严酷的往昔

  而是在无穷无尽的当今,

  在时间的极点与令人晕眩的顶峰,

  你曾在你的庙宇中听见

  史诗那古老嗓音的召唤。

  你曾把词语编织,

  你曾颂唱过布鲁南堡的凯旋

  但没有将它归功于主

  而是归功于你的国王的剑,

  你曾怀着凶暴的欢乐赞颂黑铁的刀剑,

  维京人的耻辱,

  鹰与乌鸦的盛宴,

  你曾在战争的颂歌里召集

  这家族的惯常的比喻,

  你曾在一个没有历史的时代里

  在今日与昨天

  也在布鲁南堡的血汗之中看见

  一个古代黎明的水晶,

  你如此深爱你的英格兰

  却不曾为它命名,

  如今你不是别的只是一些词语

  由日尔曼学者加以批注。

  如今你不是别的而只是我的声音

  是它在复活着你黑铁的词语。

  我请求我的众神或时间的总和

  让我的日子达到遗忘,

  我的名字该是无人,像尤利西斯的名字,

  但是一些诗篇该留存下去

  在那个适于记忆的黑夜里

  或是在人类的早晨。

  博尔赫斯的诗3

  爱默生

  那位高大的美国绅士

  合上了这一卷蒙田,出门去寻找

  另外一种毫不逊色的快乐

  走进使土地上升的冥色。

  他迈向深邃的西方的斜坡,

  迈向那道落日熔金的边界,

  穿过田野,就像今天

  穿过这行诗的作者的记忆。

  他想到:我读完了那些重要的书籍

  也写作了别的书,晦暗的遗忘

  不会抹去它们。一个神允诺了我

  凡人所能了解的一切。

  整个大陆传扬着我的名字;

  我从未生活过。我要成为另一个人。

  博尔赫斯的诗4

  在约瑟夫·康拉德的一本书里发现的手稿

  在飘散出夏季的颤抖的田野里

  纯粹的白光将日子隐没。日子

  是百叶窗上一道流血的裂口

  海岸上一片光辉,平原的一场热病。

  但古老的夜深邃,如一口罐子

  装满了凹面的水。水呈现出无限的纹理,

  而在徘徊的独木舟上,仰望着星星

  人用一支烟量出了闲散的时间。

  灰色的烟雾弥漫,模糊了辽远的

  星群。现在流出史前与名字。

  而世界仅仅是一些温柔的朦胧。

  河还是原来的河。人,也是原来的人。

  博尔赫斯的诗5

  慷慨的敌人

  愿黄金和风暴与你的军队并肩作战,马格努斯·巴福德。

  愿你的战斗在明天,在我的王国的疆场上获得好运。

  愿你的帝王之手编织起可怕的刀剑之网。

  愿那些向你的剑作出反抗的人成为红色天鹅的食物,

  愿你的众神满足你的光荣,愿他们满足你噬血的欲望。

  愿你在黎明获胜,蹂躏爱尔兰的王啊。

  愿你所有的日子都比不上明天的光辉。

  因为这一天将是末日。我向你发誓,马格努斯王。

  因为在它的光明消逝之前,我要击败你和抹去你,马格努

  斯·巴福德。



关于博尔赫斯的诗